[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学习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专题/先进人物和典型事例
最大的愿望就是两岸早日大团圆——记高山族同胞、台盟中央原副主席田富达
 
       日期:2010-09-08

田富达,台盟中央名誉副主席,别名田福达,高山族泰雅人,1929年出生,台湾省新竹人;1947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毕业于华北军政大学;同年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和开国大典;19498月加入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中共党员。现任两岸台胞民间交流促进会第一届理事会顾问,台盟北京市委文史资料委员会顾问。曾任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届全国人大代表、民族委员会委员,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代表,政协第二、三、四、五、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台盟第一届总部理事会理事,台盟第二、三届总部理事会副主席,台盟第二届中央评议委员会副主席,台盟第七届中央委员会名誉副主席,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副会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理事,中华民族团结进步协会副会长。20041月离休。

田富达作为一名高山族人,他深切了解台湾人民的愿望,更亲历了祖国大陆几十年间为和平统一所作的不懈努力:“高山族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海峡两岸血脉相连,荣辱与共。”

半个世纪过去了,往事历久弥新。从宝岛台湾到祖国大陆,从一贫如洗的高山族少年到台盟中央名誉副主席,田富达的人生历程饱含了祖国母亲与一个民族无法割舍的深情。

194511月,在台湾新竹乡下,贫困辍学的16岁高山族少年田富达被国民党骗去当兵。当时,抗日战争结束,国民党从日本人手中接收了台湾,国民党当局为了积极准备内战,采取欺骗手段,把大批民众尤其是失业工人和失学的农家子弟拉去当兵。

  19461226日,田富达和近万名高山族子弟被押往祖国大陆,随国民党军队转战福建、浙江等地。田富达说,国民党当局的倒行逆施无意间促成了高山族从台湾向祖国大陆的一次规模最大的迁移。

  田富达的命运在194719日发生了转折。这时,失道寡助的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被困山东鱼台的国民党军队投诚,田富达也结束了他在国民党军队的军旅生涯。19日那天,天寒地冻,北风猎猎。衣衫褴褛、鞋底洞穿的田富达,从人民军队手中接过崭新厚实的棉衣、棉鞋,涌上心头的温暖直到今天仍没有消退,田富达说:“是共产党,是毛主席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他留下了,留在了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里,共产党和人民的军队也给了他无微不至的关怀。

  在随后的日子里,田富达跟随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辗转山东、安徽、河南等地,参加了8次战斗,两个大战役。在二野渡黄河南下作战前夕,刘伯承、邓小平亲自作出指示,安排二野的高山族战士到晋冀鲁豫军政大学(19483月后更名为华北军政大学)学习。

   在军校里,田富达和他的130多名高山族战友受到了礼遇。军政大学专门把他们编成台湾队;除日常生活用品外,台湾队的学员冬季要比其他学员还多一床毛毯;由于他们中的大多数只能讲闽南话客家话,听不懂普通话,军校就专门找来能讲闽南话、客家话的教师给他们授课。194810月,田富达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9921,是田富达终生难忘的日子。那一天,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田富达作为唯一的一名高山族代表出席了会议。当时,在周恩来李维汉等领导同志的提议下,会议代表662个名额中特别增加了5个台湾代表的席位。从那时起,田富达的命运就与祖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他一次次见证了共和国前进的足迹。

 1949101,举世瞩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临近15时,田富达同志作为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政协代表走上天安门城楼,在西侧站定,“我当时真是感慨万千啊,台湾队中的不少人都像我一样是高山族,日据时期我们在台湾是三等公民,日本投降后我们是二等公民,想下山进城都要警察开路条。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我们哪有‘出头天’!”如今回忆起这段历史,田富达的眼里依然充满泪光。

60年的沧桑巨变让田富达百感交集。“国家富强,民族兴盛,中国人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充满自信。然而,岁月不饶人,我和大弟弟都是垂暮之年,最大的愿望就是两岸早日大团圆。”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