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题/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话说60年——与共和国一同成长
在“台盟中央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台盟网       日期:2009-10-15

    台盟的林主席、前主席张克辉同志,还有各位副主席、各位同志:

    今天,叫我发言,说实在的,难度很大,因为我八十岁了,以前的事情忘得不少——大部分都忘了。这几天为这次会议,我也找了一点线索,但没有形成文字的东西。因此,可能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大家谅解。

    我今天讲两个事,一个是台盟参加全国政协一届代表大会的历史情况;第二个就是谈些自己的体会与感想。

    我记得,新政协第一届代表大会于1949年的9月21号开幕。关于那次会议的情况,台盟一开始在筹备会上见领导的时候,我听谢雪红、杨克煌等同志讲了一些,还有在那次政协会议前后与他俩聊天时也了解了一些,加上平时看的各方面的回忆录,我所知道的情况就是这么来的。

    首先,我要讲讲台盟是如何被定为参加新政协的单位成员的。起初,台盟还没在参会名单里,直到1949年6月,新政协筹备会在讨论参加单位名单时,周恩来同志——以中共中央副主席、政协筹备会的召集人的名义,提出希望台湾同胞也能来参加政协会议。当时的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同志也提出过这个问题,他说,台盟可以参加啊,台盟是台湾人民的革命组织,1948年“五一口号”以前就参加了好多活动,拥护党的革命号召,做了很多革命活动。周恩来副主席同意了这个意见,并经政协筹备会批准,台盟正式成为参加新政协的单位之一,有5个正式代表和1个候补代表的名额。台盟由地方性组织一下提升到中央级别,和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等中央一级单位一起参加全国性的会议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接下来,我再讲一讲台盟代表是怎么推选的。台湾地处我国东南沿海,台盟又是属于与华东局有关系的一个组织,因此这个名额推选的问题就交给了中共中央华东局,请他们和台盟总部负责人共同推选代表。当时联系台盟工作的主要有谢雪红、杨克煌、苏新等人,还有李伟光同志——当时他是在大陆参加革命的老同志之一。台盟参加新政协会议的候补代表是林铿生同志,时任北平台湾同乡会会长,是工商业者,由北京市方面推选出来。至于5个正式代表名额,除李伟光同志外,2个给了谢雪红和杨克煌同志,还有1个名额给了王天强同志。第5个名额,中共中央华东局建议给台湾的高山族同胞,但是当时全国还没完全解放,高山族究竟有多少人,大家都不清楚。因此这个名额最后就在华北军政大学的台湾队里推举。当时,台湾队包括我在内一共16个高山族同胞,到会参加推选的14人,最后推选了我,我就这样参加了新政协的代表会议。5个代表就是这样产生的。

    新政协第一次会议是在9月21号下午较晚些时候召开的,我记得应该是傍晚时分,大概晚饭以后。会上,大家最关心的还是毛主席的致辞,当毛主席说到“从此中国人民站立起来了”的时候,当时就轰动了全场。因为中国人民奋斗了20多年,终于在世界上有了一个可以说话的地方,研究商量建国大事,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当时,全场鼓掌的时间相当长,我的印象是,没有5分钟也有3分钟。

    当天后面的会议项目也很多,其中一个是关于《共同纲领》的,这是大家讨论最热闹的话题。在《共同纲领》里面,大家比较关心建立什么性质的国家?讨论来讨论去,各种意见综合起来是建立一个民主国家,民主是人民民主,这还是费了一定时间的,最后还是选用了人民共和国。

    还有一个就是人事问题,讨论时也有一些争论。因为政协是由各届别代表组成的,解放军、工人、农民等等。各层次代表对一些人的人事安排有意见、不赞成。比如说对于傅作义的人事安排,有的代表就不赞成,有争议。当时中共中央的领导都分头做大家的工作,告诉我们要大团结,只要是反对蒋介石的,我们都应该让他们来做贡献。最后,会议代表还是同意了傅作义的任命,投票时过了半数。从这里看出,中共中央的领导对统战工作抓得实在很好。当时,台湾队毕业时,受谢雪红的邀请,朱德总司令来到了台湾队,他也给大家介绍了让傅作义当水利部长的原因,并且讲了如何团结党外人士、团结大多数人的道理,这样大家也就理解了。

    再就是闭幕的时候,台湾队向毛主席献旗的事情。为什么要到台上献旗?这有个来历。新政协开会期间,谢雪红同志曾找到台湾队所在华北军政大学的校长叶剑英,建议在下一步解放台湾时,希望台湾队也能参加解放台湾的任务。叶帅当天跟陈毅同志说了这个情况,陈毅表示欢迎——这是后来谢雪红同志告诉我的。于是,台湾队献旗很快就得到同意。当时参加献旗的共12人,林东海同志也参加了,当时献旗的场面很不错,周围代表都纷纷热烈鼓掌。以上就是参加政协活动的一些情况。

    还一个就是开国大典。

    开国大典,我比较注意三件问题。第一件事,是当毛主席讲到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时,一句话轰动在场的几十万人,因为这是新中国政权产生了,我们有了自己的政权,大家自然都很高兴。第二件事,是五星红旗的确定。五星红旗看上去确实很威武、很好看,在回忆录里我也写过当时的心情:红旗是全国人民世世代代斗争得来的,红色是无数烈士的鲜血染红的,包括了二.二八运动,包括历史上台湾人民反抗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的斗争,还包括五.四运动等等,所以我们当时很自豪。第三件事,是当时群众游行的人确实很多,我们在台湾还从没看过这么多的人,这对当时我这个高山族的年轻人来说很是鼓舞。

    第二个要讲的问题就是我的几点感想。


    第一个感想是“饮水不忘掘井人。”我们台盟在台湾的革命运动,与中国共产党是很有关系的。台盟建立以前,我听说,周恩来总理在重庆的时候——也就是日本刚刚投降的时候,就派人到台湾去了解当时台湾地下党、地下革命组织从事革命斗争的情况。台盟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关心下、帮助下建立起来的,我们原来是一个地方性组织,现在提到中央一级来参加各种重大政治活动,这都是和中共中央、中央统战部的积极帮助、支持和关心分不开的。因此,台盟一定要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和各民主党派、各民主人士共同来从事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只有这样,我们的组织才能够兴旺发达。

    我的第二个体会,是台湾有一个爱国爱乡的良好传统,这个优良传统不能丢掉,一定要紧紧地把握住。

    第三个感想,台湾是多民族地区,以汉族为主,高山族人数少,但分为很多民族,至少有14个。所以台湾的问题,汉族和少数民族之间一定要互相配合、互相团结,谁也离不开谁。今后的工作也好、考虑问题也好,我希望在这一方面我们应更加重视。(作者原台盟副主席田富达,根据录音整理)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