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动态新闻 > 中央动态

台湾青年应该了解祖国国情——全国政协常委、台盟中央副主席吴国祯谈两岸青年交流

来源:人民政协报日期:2017-10-16 【字号      

  按照现在台湾社会对居民来源地(“本省人”、“外省人”、“原住民”)划分的方法而论,他是个地地道道的“本省人”。他1947年出生在台湾花莲县。上个世纪70年代初,他从台湾清华大学毕业后赴美国留学,1976年获得奥克拉荷马大学化学博士。就是在美国求学期间,在同学与好友的影响下,他了解了祖国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和毛泽东思想。在读了很多有关毛泽东思想的书籍后,他开始向往祖国大陆。

  1975年,在摆脱当时台湾当局在海外留学生中发展的“眼线”盯梢后,他辗转欧洲第一次赴祖国大陆访问,受到当时中央领导同志的关注,并得到时任中央社会调查部部长罗青长的热情接待。而那一次祖国之行,他上了台湾当局“亲共、投共”的黑名单,但他不仅无悔,还决定毕业后回到祖国大陆工作。

  在美留学期间,他还积极参与了海外留学生发起的“保卫钓鱼岛运动”。成为其中的积极推动者、参与者和骨干。1977年,他放弃在美国优厚待遇的工作机会,在中国驻美国有关机构帮助下,来到祖国大陆工作。他说,“虽然我出生在台湾,但我是中国人,所以我要为改变贫穷的祖国而工作。”其时,祖国大陆正处在“文革”刚刚结束,因为还没有拨乱反正,大陆到处仍旧有“文革”的遗迹。而同一时期的台湾,已经进行所谓“十大建设”,台湾经济发达程度已经达到亚洲经济体的前列。

  回到祖国后,他进入中国科学院化学所工作,先后任副研究员、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光散射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职;1995年后,他又转任清华大学物理系任教授。除了教书育人,带学生搞科研外,近些年的他十分关心两岸青少年的交流,他多次参与各种调研、两岸青年交流活动,还走访多所高校与台生面对面。他以一位台湾老人对台湾青年了解的优势,向有关部门积极献务实之策。

  他,就是全国政协常委、台盟中央副主席吴国祯。

  ■让台湾青少年了解祖国的国情很重要

  “习近平总书记说,青年是民族的未来,也是两岸的未来。因此在当前两岸关系发展的新形势下,持续加强两岸青年交流非常必要。”在清华大学物理系办公楼3层的吴国祯办公室里,谈到两岸青年交流话题,他开门见山。

  不过,由于自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李登辉“执政”,到2008年前的陈水扁时期,台当局通过修改教科书,歪曲和篡改历史,在历史教育上全面“去中国化”,导致近20年来台湾岛内青少年出现了对国家和民族认同危机,即使2008年到2016年初的国民党重返“执政”8年,也没对这些历史教科书进行彻底拨乱反正,加上蔡英文自去年上台一年来进行的“切香肠”式的“柔性台独”,让“中国”这个词在台湾青少年中渐行渐远,甚至出现“我本中国人”到“仇恨中国人”。

  越是有人要“去中国化”,加强两岸青少年的交流越有必要。不过,在吴国祯看来,近些年两岸开展的横向交流,如寻根之旅、中华文化之旅,各种夏令营和冬令营方面的交流已经很充足,也取得了很多成就。然而,为什么很多台湾青少年,包括在大陆上了几年学的台湾青年回到台湾依旧还是坚持“一边一国”或其他“台独”倾向?

  在吴国祯看来,固然有岛内“台独”势力和社会“反中”氛围的影响,更重要的一点是台湾社会和青少年缺乏对中国近现代史,尤其是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以来的中国历史缺乏正确认识。包括辛亥革命、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九一八事变、红军长征、西安事变、南京大屠杀、八年抗战、国共内战等,更重要的是很多人不了解台湾问题的形成与由来的历史。对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的大陆发展,和之后大陆遇到的挫折和不屈不挠的奋斗历史、取得今天辉煌成就更是知之甚少。而这些历史知识的缺失,就容易造成历史观的缺失,进而会造成对国家和民族认同的扭曲。

  “造成台湾社会和青少年对祖国大陆近现代史认知的缺乏,源于一种特殊的历史背景。”吴国祯说,以我为例,如果不是上个世纪70年代去美国上学,在美国接触到祖国大陆的社会制度和毛泽东思想,你能想象大陆和毛主席在我心里是什么印象吗?

  吴国祯说,从他记事起,接受的就是“反共”的愚民教育,当时的蒋介石当局在教科书中将中共完全描述成坏人,在他们的教科书里、电影、故事里,大陆到处是白色恐怖,到处是残垣断壁,到处是携儿带女背井离乡逃荒要饭的人,到处是人吃人的惨相……在他们的教科书里,将八路军、新四军和抗日游击队描述为“消极抗战,制造摩擦,积极扩充地盘”,对“皖南事变”等国民党反动政权做出的一个个惨案则只字不提。

  “直到美国后,我从外国人写的材料中接触到中日甲午战争以来的中国真实历史,懂得了四一二反革命真相、中共抗战的英勇、皖南事变始末,以及抗战后蒋介石集团发动国共内战的原因,知道台湾问题形成过程。”吴国祯说,我已经70岁的人了,现在台湾在台面上的人,无论蓝营的马英九、吴敦义,或者绿营蔡英文、苏贞昌、谢长廷等,我们年龄都相差无几,他们的历史观其实和我当时在台湾时候一样,接受的都是“反共”教育。除了绿营有“台独”观外,在历史教育上,历史观形成中,蓝绿接受的都是一样史观教育,“直到现在,在台湾,无论蓝绿,实际上都从历史教科书中继承了反共色彩。”

  吴国祯说,过去台湾的国民党搞“反共”愚民政策,现在台湾的年轻人未必也信这套东西。但是台湾方面现在有所谓的“去中国化”的现象,而其本质,乃在去除两岸历史、社会和政治联结的本质。因此,他建议,对台的青少年学生的交流项目可以重视与民国历史有关的课题,这是一个较容易的切入点,也更容易让台湾的青少年学生了解台湾问题、两岸问题乃至国共问题的来龙去脉。

  此外,吴国祯还举了这样一个例子。在台湾,有几位著名的“名嘴”,他们在大陆读过博士,经常在台湾电视的政论节目中对大陆体制和政情进行歪曲事实式的“解读”。因为这些人在大陆读过书,被认为是大陆通,所以台湾很多人信他们,因此他们对大陆的体制和政情歪曲“解读”误导了很多人。而造成这些人的歪曲大陆体制和政情的原因,固然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但还有很大一部分人是对祖国的国情完全不了解,可以说是完全无知的,一个不了解中国国情的人去解读中国又怎么会正确?

  吴国祯说,在调研中,他还发现很多在大陆读书的台湾学生上完了几年硕士、博士,回到台湾连大陆最根本的政治制度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样的情况,我不能不说对我们两岸的交流是不利的。几年大陆学习对大陆都不了解,那这样的两岸教育交流意义何在?”

  吴国祯说,凡是由台湾学生学习的高校,都应该开国情教育课,开中国历史,尤其是近现代史课,要让这些台湾学生了解祖国情况,了解国家历史。我们可以不强迫他们接受,但不能不让他们了解自己的祖国。“了解国情和祖国历史对于两岸青少年交流,树立完整而正确的历史观,对培养他们的国族认同十分重要。”

  ■关键问题不能不争论应建构两岸认知共同体

  “年轻人都有一个塑造的过程。”吴国祯举例说,有一位前来北京清华大学就读的台湾女生,她从大陆毕业回到台湾后,又赴美留学,她把这一举动称为我已经来过大陆这个最大的“共产国家”,准备再去美国这个最好的“民主国家”。“这就说明大陆目前对台生的教育工作存在不足。”吴国祯感慨道。

  吴国祯说,他在调研中发现,现在有很多台湾学生来大陆念书、交流,然而一些有台生就读的大陆高校老师,往往出于担心破坏气氛或被人做文章,在“台独”、日本殖民等问题上采取不争论的回避态度,他们最后回到台湾后还是坚持“一边一国”立场。吴国祯认为,这些问题不可以不争论,大陆高校应理直气壮让台湾学生了解中国近代史、了解台湾问题的来龙去脉、了解台湾同胞可歌可泣的抗日历史。

  当然,吴国祯同时也指出,由于两岸社会制度差异,不同的台湾青年社会心理认同问题有各种原因。就像我们大陆的学生也有东西南北,城市、乡村的区别一样。在对待和处理台湾青少年的“台湾主体意识”的问题上,不可简单化,要正确区分它和政治上概念的不同,要正确对待这个现象。台湾青少年的“台湾主体意识”问题,其实也有很大部分与“台独”、“去中国化”是没有关系的。

  对于来大陆念书的台湾学生,吴国祯建议,要“热情关怀,一视同仁,严格要求”,切忌对于其不合理要求,随意迁就。对于台湾学生要鼓励、要求他们和大陆的学生共同生活、学习,鼓励参加学校社团、关注社会活动。他指出,切忌学校出于主观的“好意”,强制将他们和大陆学生分割管理。他建议,大陆可考虑扩大对台湾学生的招生,有条件的学校可办预科班,以提高基础不足的学生。他说,这点可以参考国外的大学对于外籍学生类似的做法。

  在谈到现在两岸青年交流中存在的问题时,吴国祯认为,有关部门要注意对台湾青少年活动接待的问题,注意方式、注重实效和专题特点,区分年龄、背景;接待中反对“大吃大喝”,不搞或少搞宴请;官方领导人接见台湾学生固然有正面的意义,但要注意方法和形式。他建议,双方的谈话要双向、真诚,体现尊敬和平等,不说套话和空话,不宜花长时间排队等候、照相。

  吴国祯对于岛内舆论宽容一些青年在两岸关系和国家与民族认同方面出现的“台独”或“皇民化”思潮不认同。他说,我们应结合时代的背景、以开放的格局,从时间和空间的纬度来看待台湾问题,对历史要全面地看,历史的大是大非问题要明确,要客观看待问题,不能以偏概全。不能在所谓的尊重历史多元的角度下搞得没有是非了。

  “比如,在‘日治’还是‘日据’问题上,台湾人首先要把历史搞清楚是怎么回事情,客观地了解,正确分辨历史事实,这不是偏见的问题,是你的立场的问题,你是站在日本的立场上,还是站在台湾的立场上看问题。因为一些台湾人对历史的不了解,才会有日治与日据问题。”吴国祯说,这也不是什么多元化的问题,如果你能站在日本的立场上,我们难道就不能够站在台湾的立场上吗?这样一来,看待问题就会清楚一些。吴国祯说,现在很多台湾人站在日本的立场上看问题,谈到台湾被日本殖民统治叫做日治。

  如果你是日本统治的话,讲日治没得说,但你是台湾人,对不起,你要讲日据———日本把台湾给占据了。吴国祯说,这不是一个尊重多元化的问题。

  吴国祯认为,现在台湾的所谓多元化其实是没有是非,这不是多元的问题,先把这个搞清楚,现在台湾就是在所谓的尊重历史多元的角度下搞得没有是非了,核心点在这里。

  此外,吴国祯还认为,做好台湾青少年工作,还应该做好老师的工作。他说,台湾目前的情况是校长对于两岸学校的交流有积极性,关键是一些老师未必如此,所以要重视台湾青年老师的工作。大学教授方面的情况比较复杂,他们的政治导向明确,来者恒来,不来者恒不来。而中学老师的交流比较单纯,除了类似于闽台、客家、河洛文化等寻根方面的交流外,也可以开展各领域的观摩,如数学教学等,“做台湾青少年工作,我觉得核心是做好台湾中小学老师工作,老师工作做好了,自然也就影响了学生。”(原载于人民政协报2017年10月14日05版,作者高杨)